壯族山寶遇見台灣美好-兩甕春

山上撿回來的柴枝劈哩啪啦在灶火中作響,映紅了老媽媽的臉龐。一勺山茶油入鍋,炒菜的香氣瀰漫著老式廚房…。壯族待客盛宴,滿桌美味的雞鴨牛羊與青菜,多是自家種自家養,席間必備飲料 -大碗裝乘的米酒當然也是自釀,連炒菜的山茶油都是山上油茶樹結的油茶果落果,撿拾取籽榨取而來。

這個叫龍川的美麗山村位於廣西百色附近,是典型的壯族聚落,也是蘊育”兩甕春”品牌的世外桃源。家家戶戶門前種稻種菜,簷下養雞養鴨養豬,牛馬是必備生財器具。偶而上山打獵、下河捕魚,外客來了,這家邀那家請,滿桌山餚佳釀,伴著清風明月蛙鳴,不醉也難。

壯族青年閉天喜便是在此出生長大,學機械的他在城裡工作,從小吃慣媽媽用山茶油炒的菜,換了別的油,他便覺味如嚼蠟。那不只是媽媽的味道,也是壯族的集體飲食記憶,而由現代眼光看來,那叫做天然有機。家鄉的油茶樹,在山坡上自生自長,完全不用施肥灌溉,自然沒有農藥化肥的問題。

能吃能抹的壯族之寶

每年中秋過後,滿山白色油茶花開,朵朵的黃色花心裡都藏著一份香甜沁人的花蜜,大人小孩都愛捧花吸吮。入冬之際,樹上結成纍纍果實,像乒乓球大小的油茶果熟透落地,族人便上山撿拾,讓壯馬一籮筐一籮筐地駝下山。早些年,家家自己去殼取籽曬乾碾碎後蒸熟,幾個壯漢合力用粗長的撞木榨出油來,再裝到陶甕裡,足夠吃一整年有餘,也能直接抹在皮膚上潤澤保養。炸過油的茶渣還能充做洗髮聖品,洗後烏黑透亮。每年榨出的第一批油,拿來炸香香的糯米糰,那是閉天喜兒時最盼望的時光。

山茶籽,古稱員木果籽,自遠古以來便被帝家醫家視為內服外用皆宜的養生聖品,李商隱有詩讚之:“芳香滋補味津津,一甌沖出安昌春”。現代更證明山茶油營養價值甚於西方的橄欖油,而且煎煮炒炸涼拌均宜,好的山茶油甚至能夠直接飲用。廣西壯族山區由於氣候及土質條件絕佳,稻果豐美,野生油茶樹長得特別好,尤其是龍川出產的油茶籽,連外地油商都競相來搶購。相傳壯族的創世始祖叫布洛陀,他傳授了所有耕織漁牧的智慧。一勺勺金黃澄亮的山茶油,或許是布洛陀送給壯族的寶物吧!

苦幹思量,攜手傳唱珍稀山寶

如今,耗時費力的壯族古法榨油已被機器取代。閉天喜的家族便是經營幫農戶榨油的作坊,榨油工作是他少年時期的體力勞動。在城市工作後,他看到了市場未來。”隨著生活條件的提高,人們對高品質的山茶油需求量越來越大,如果把這個項目做好,前景非常樂觀。” 而要做出高品質,良好的設備與嚴謹的製程不可缺少,於是2009年辭掉東莞工廠工模部高管職位,回到百色成立工廠,專心研發榨油技術。然而,耿直的閉天喜發現,要實現以現代化設備榨油的夢想,所需資金遠遠超過他的想像。咬著牙撐到2015年,一位騎著鐵馬的騎士出現了。

同樣是工科男,生長於台灣的於有慶在大陸設廠經商已有20多年。長年身為世界知名品牌3M的經銷夥伴,對於製造流程管理以及做好產品品質管控,有如家常便飯。除了是獲獎無數的誠信企業家,於有慶閒暇喜好讀書品茗、蒔花弄草,而且還是一名運動健將。游泳、潛水、騎車、跑步,甚至玩鐵人三項。而騎自行車是他最喜歡的休閒活動,常是一身標準裝備,騁風馳行於山巔水湄。

低溫原萃,養身天油

2015年,透過員工的牽線,去了一趟廣西龍川,參訪了壯族苦茶油的種植地並認識了閉天喜。這個樸實無華的美麗山村與村人的熱情感動了他,於是決定與閉天喜攜手。我希望把傳統小農簡陋的生產方式改成科學化的量產,為大家提供一個天然、健康、衛生、安全的食用油,可以長長久久穩定經營,建立一個跨兩岸乃至於亞洲的品牌。

百色壯麗茶油科技公司便在廣西百色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成立了。佔地3917平方米,一塵不染的廠房引進最先進的榨油設備,一方面參考閉天喜壯族祖先古法榨油的工藝原理,一方面採用於有慶來自台灣的製造流程管理專業,將挑選自龍川原山的油茶果,以低溫原萃的物理方法,保留原味與天然營養成份,榨出不折不扣的養身天油。於有慶邀來台灣文創品牌策劃團隊共籌,將百色壯麗出品的頂級好油,喚做兩甕春。

兩甕春山茶油口感豐饒多層次,土香、糯香、草香、蜜香,細細品嘗迴盪齒頰,餘韻繞喉回甘;抹之於肌膚,迅速吸收,滑潤清香。

購物車

登入

登入成功